行业动态

水皮杂谈:我们生活的城市居不易行也不易

  服务中心 SERVICE»,北上广在房子限购越来越严重之后,车子的限制也越来越多,这种限制体现在牌照限制上。

  总体而言,在北上广几个大城市中间,上海限堵的措施还是比较人性化、比较经济的,那么相比之下,北京就比较简单一点,就是摇号,现在基本上是到693人摇一个号,比例到了0.14%,跟天上掉馅饼没有太多区别,实际上这也给了权利寻租的机会,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和他的儿子就是因为倒卖车牌号,把自己倒腾到牢里去了。广州深圳它们采取的就是折中的办法,一半是摇号,另外一半和上海一样是出钱竞拍。

  上海市交通委最近发布了一个新的规定,给上海车牌的拍卖又附加了很多个人条件。政府方面之所以加码,我想还是跟需求量大增有一定的关系。上海的机动车牌照一直以拍卖的形式发放,过去上海人对一张铁皮卖八九万意见是很大的,他们的对策就是到附近的江苏或者浙江去买车,买完车挂个外地牌照。上海公安局就发布公告,8个高架路不准外地牌照小车走,今年4月份以后,限制外省市牌照的高架和道路增加到了12条,逼着你必须去挂上海本地的牌照。这样一来,大家这个申请量当然就大增。

  如果大家出行坐公交车地铁,都非常方便的话,何必一定要自己开着自己的车上街受罪呢?这才是根本出路。有发达国家的城市样板摆在我们的面前,我们是可以充分借鉴的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越来越严厉的限制性措施,特别是对牌照的发放的限制,能不能解决大城市的拥堵问题。我觉得这真的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。

  即便是牌照的限制,也并没有停止或者减少牌照的发放,所以说,道上跑的车的数量是与日俱增的,只不过通过限制的办法让增幅变得小一点而已,换句话来讲,减缓一下拥堵变得越来越厉害的程度而已,它解决的都是增量问题,存量问题实际上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。

  所以有的地方比如北京也在考虑学习新加坡收取拥堵费。当然这是一种思维,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,真正解决大城市拥堵的恐怕还是发展轨道交通。在世界十大城市中间,真正解决好了拥堵问题的,恐怕只有两个发达国家的城市,一个是东京,幸运飞艇娱乐另外一个是纽约,他们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新建了四通八达的城市轨道交通。

 ICP备1321422号